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章 有身孕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阮流烟双颊嫣红,烧的迷迷糊糊的还不知道跟前来了人。东方恪遣退众人,在床铺前坐下,大手轻触阮流烟的额头,摸上去热度烫手,顺带着烫的东方恪的心都跟着颤了一下。

    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东方恪拿起盥洗架上搭着的白巾,浸入水中拧干以后叠好敷在阮流烟的额头,以便能让阮流烟好受一点。

    白巾过一会儿就要一换,东方恪却没有丝毫没耐烦,直到太医已经赶到,茗月低着声音在房门外通报,他这才托着牵出阮流烟一只手出来放在床侧,亲自解下床头两侧的帐纱,命令太医进来诊脉。

    赵太医丝毫不敢怠慢,只恭恭敬敬做本分之事,直到诊完脉以后,他起身给东方恪施礼:“回皇上,娘娘身子孱弱,今日是风寒入体才引发了热症,臣开几副方子,按时煎服不出三日便可大好。”

    “那还冷着干什什么,还不快把方子开了!”

    听说没有大碍,东方恪放下心来就要走近阮流烟的床铺。赵太医连忙上前两步:“皇上…”

    “还有什么事?”

    东方恪一副不耐烦的口气,赵太医心肝一颤,微微弯腰拱手行礼:“还有一事臣要告诉皇上,臣给皇上贺喜了!微臣方才诊的乃是喜脉!”

    “什么!”东方恪猛然转身,惊喜之情表露无疑,激动处他猛地攥住赵太医胸前的衣领,赵太医连忙又道,“臣确认无误,娘娘的确已有两个月的身孕!”

    两个月…东方恪浑身一震,随后平静下来。两个月,两个月前不就是他强迫了阮流烟的那次,在此之前他们一直未曾行房,直到阮流烟要掩护苏长白逃走,他一怒之下对她做出那种事…为什么会这样?东方恪心口发涩,眼角余光瞥见床铺上安静躺着的女人,他的悔意无穷无尽。

    “奴婢/奴才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呼啦一屋子的宫女太监贵了一地,东方恪终于撒手松开赵太医:“…平身!”沉吟一番,他开口道:“传朕的指令下去,嫣妃有喜,朕心甚悦,自今日起册封为皇贵妃,头衔小字不变,仍为“嫣”字。”

    东方恪一口气讲完,底下的人纷纷又要异口同声恭贺跪谢,被他做了手势都遣退出去。赵太医开了医治风寒的药方和安胎的药方以后,这才领着秋容去太医院抓药。

    阮流烟朦胧睡着的时候,曾听到房中有人在讲话,朦朦胧胧听不清楚。直到有个声音讲到喜脉…身孕等字眼,阮流烟心中一惊,思绪竟然渐渐清明起来。所以东方恪让众人都退出去以后,转身看到的就是双眸静静注视着她的阮流烟,她的表情平静,让东方恪根本摸不准她在想什么。

    “你醒了。”东方恪走过来,小心翼翼握着她的一只手:“是不是很难受?太医来过了,药马上就煎出来了。流烟,咱们有孩子了,你要做母亲了,咱们马上就能有自己的小皇子小公主了!”

    阮流烟目光落在他们相叠的手上,再把视线回到东方恪的面容上,东方恪清减了许多,整个人黑衣黑衫让人轻易不敢接近。阮流烟抬起手,东方恪一动也不敢动,只任女人的手慢慢扬起,贴近自己的面颊。阮流烟还病着,一会儿就没了力气,东方恪抓着她的,所有的话都梗在喉中说不出来。

    “臣妾饿了,想吃御膳房做的冬笋玉兰片,酒酿清蒸鸭子、清炖蟹粉狮子头,还有玫瑰莲蓉糕。臣妾一会儿睡醒了,皇上不嫌弃可一起留下来用膳。”

    阮流烟每说一句,东方恪的视线就跟着灼热一分。他能感受到胸腔内的那颗心跳跃的频率,就像要挣脱束缚一样,拼了命的,让他气息不稳。

    这还是阮流烟在那次之后第一次愿意跟他好好的说话,第一次讲了这么多话。东方恪屏住了呼吸,如同在梦里一般。

    阮流烟看她呆愣的样子,不由弯起唇角笑了一下,带着病态嫣红的面容因为这一笑风情再现,东方恪气血上涌,猛地站起身来,“来人!”

    门外候着的茗月立刻推门进来,东方恪一字不漏传达了阮流烟刚才讲的,并且特意叮嘱茗月一定要让人做的清淡些。

    茗月退出去了,房门重新关上,阮流烟体力不支再次昏昏欲睡,昏昏沉沉间手背蓦地一凉,她的耳边响起了东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