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章 持续冷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带着欢喜的心情,东方溶力邀苏长白同行。

    带着欢喜的心情,东方溶力邀苏长白同行。苏长白婉拒了她,抵不住东方恪一道口谕下来,他还是入了去万宗寺的百人队伍。这是一趟荒唐的出行,因为这队伍里的两位真正的主子早已金蝉脱壳,要问苏长白为什么知道,因为金蝉脱壳的其中一个主儿就在他的身边。

    此时东方溶一身便装穿梭于人群中,对着街道两旁贩卖的一切东西都感到新鲜不已,宫女凉音疾步跟着她,只怕把她跟丢了。东方溶这位“大小姐”,喜欢什么只懂拿,凉音又是贴身不离的,所以结账和提东西的“重任”就落到了苏长白和他的小厮黑石身上。黑石拎着手上的都快要拿不下,于是胳膊肘夹,脖子里挂,这时一张苦瓜脸摆出来,他心中奇怪他家主子怎么就这么淡定。

    走在他身侧的苏长白思绪早已飘飞到远处,当日他察觉劫走阮流烟的男人和她认识,并且关系不菲,他又不能暴露他会武一事,所以才任由这人将人带走。后来他就进宫先将李福山动用私刑一事禀告皇帝,再将狱中阮流烟被劫一事全盘托出,皇帝听后果然大怒,当时却也只是让他先退下。

    苏长白以为皇帝会派人搜捕,却不想隔日就传出去万宗寺的消息,这般弯弯绕绕,却也让他明白了东方恪的用意,旁人直道皇帝对长公主疼爱,殊不知皇帝是想不走漏阮流烟被人劫狱风声的将人带回,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是顾及阮流烟的名声的。至于皇帝特别吩咐他守着嘉和公主,他只能从命,再另外再派人去打探消息。

    宽敞官道,一队人马黑衣肃杀,行在最前的是一位骑着赤焰宝马的俊隽男子,他双目直盯远方,薄唇紧抿,五官在这青冥天色更显坚毅。这人便是东方恪,万宗寺的队伍从皇宫一出来,他就匿了身影离开,现在在皇撵里坐着的,不过是个特意安排的替身。

    一路疾行到了歇息时刻,众人翻身下马各自散去。马儿被人上前牵走,墨弦递了水袋过来,东方恪接在手中,声线冷漠平静:“确认是这条路吗,会不会出纰漏?”墨弦取出干粮的手顿了一下,“回主上,大方向应是没错,就怕那人狡猾,若是兜起圈子,恐难以追踪——”

    “是么!”东方恪猛地起身,手中水袋狠狠砸到地面,他冷冷吩咐:“那就再让人去探!若追不回殷氏,所有人不必回来见我!”

    默默将水袋捡起,墨弦欲要开口再言,视线中突然闯入一物,他指着远处某一处惊喜交加,“主子你看那是什么!那是“同眠”!它来给我们引路了!”

    第39章

    同眠便是冬眠的蝴蝶,素来成双成对,这是东方恪特意找来天工坊的一位师傅专门为暗卫们做的一种联络方式。这种蝴蝶非常小巧,小到可以藏放在靴身镶嵌的内里镂空的珍珠之中,或者女子头戴的发钗钗身里。

    平时如果暗卫遇到危险,或者需要联络彼此、或者追踪敌人时,只要把盛放同眠的“盛放器”放在火上烤上两分钟,那么里面沉睡的彩蝶便会苏醒。苏醒的彩蝶会按照主子的指示熟悉要追踪人的气息,一只追踪,另一只则负责报信,两只彩蝶无论相隔多远,只要不死都能找到另一半,如今墨弦看到的便是来报信的这一只。

    “主子,这只同眠的主人是秋容。”

    每个暗卫的所属彩蝶都不相同,很快分辨出这只同眠的所属主人,墨弦向东方恪汇报。

    盯着在某个方向飞舞盘旋的彩蝶,东方恪沉思片刻,吩咐众人:“众卫听令,待休息过后,所有人分成两路往东南方向追!有什么情况不得拖延,立即来报!”

    “尊令!”所有人抱拳领命,劲儿风吹的人衣角扬起,瑟瑟作响。很快所有人都用过干粮,整顿人马,队伍再次出发。

    马车晃晃悠悠,置身在这宽敞马车里,阮流烟有些心神不宁,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掀开了马车窗帘,,阮流烟伏在车窗冲殷明誉招手,“我能不能骑马?这样太慢了!”

    “不行,你身上的鞭伤还未好,若是骑马,伤口会裂开的。”殷明誉拒绝了她的提议,不过很快他笑了起来,“如果你真的想骑马,你我可以共乘一骑,我会很乐意!”

    想也不想放下车帘,阮流烟对殷明誉的提议给予最强力的抗议。窗帘外静了一会儿,殷明誉居然弃马上车来,挑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