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四章 当我是你家奴隶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找我,想让我为你们做什么?”

    裴琳将照片从桌上移到他面前,清冷的开口问道。

    李先生闻言呼吸一窒,有些愧色地看向裴琳。

    “当初你妈妈离开你们,也是不得已。你已经长到这么大,并且也嫁了人,为人妻母,我相信你也应该多少能明白很多事是有苦衷的。”

    “我不明白,也许你现在看到我很幸福,就理所应当的认为过去的十年我同样很幸福,也庆幸自己当初抛弃我们并没有做错。当然,你们可以这样想,毕竟我和小宇的过去你们没有参与……如果小宇还在,我或许会听你们的苦衷,但是现在,我的家在黎家,我的亲人是我的老公和孩子……至于别的什么人,抱歉,我没有闲心认亲!”

    裴琳至始至终都很平静,只在这一番抢白中,才能听出她的情绪失控。

    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勉强压下上涌的情绪,深吸一口气,对着李先生道:“我不知道你们现在找我的目的是什么,我现在并没有认亲的打算。所以,失陪了!”

    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太冲动,在李先生脸色红白相间,哑口无言中,起身离去。

    “他既然找上你,就说明已经下了决定,你心情不好,也就证明你在意,怎么决定随便你,顺从自己的心意就好!”

    是吗?只是如此简单?可她听了为什么非但没轻松,反而更加的压抑呢!

    “小猫儿,听说今天有人找你认亲?”

    尤咬从三楼晃下来,眸中散着趣味的光晕。

    裴琳见怪不怪,尤咬已经形成习惯,无论在家或是刚从外面回来,都要先爬窗户进三楼,换了衣服以后再下楼,常常给她他一直在家的错觉。

    “要近期资料和认亲目的,我可以免费赠送。二十年前的资料打五折,二十年前到现在的详细资料,八折。怎么样,这样的特价优惠很划算,要不要向我购买?”

    尤咬优雅的下楼,在沙发上入座,眨巴着不怎么善良的眼睛看向裴琳。

    “你的住宿费和搭伙费先付我!”

    裴琳瞥他一眼,鄙视他这种行为。

    “你家儿子的教育费先付我!”

    尤咬学着她的样子,同等鄙视。

    “好了,尤咬,你要是不愿拿出来,以后去睡大街好了。”黎圣睿闲闲的拿起水果刀,优雅的削着果皮,云淡风轻的说着。

    “KAO,当我是你家奴隶啊!”尤咬瞬间不服的哇哇大叫。

    “决定权在你。”

    尤咬看着这夫唱妇随的两人,气得差点吐血,也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本书厚度的册子,扔到桌上,“给你,我晚上要吃红烧排骨!”

    “会给你做的!”裴琳从桌上拿起那本册子,一边说着。

    “KAO,老子亏死了,价值三百万的情报就换来一盘红烧排骨……小猫儿,我要吃一个月的,别忘了,否则没完!”

    尤咬踱步上楼,临到最后一层的时候突然回过头来喊道。

    裴琳没搭理他,看着手中的册子迟迟没有翻开。

    “要不,你替我看吧,要是……我就不用知道了!”

    想了半晌,还是将手中的册子递给了黎圣睿。

    黎圣睿叹口气接过,才翻开第一页,裴琳突然伸手按住:“算了,我自己看吧!”

    ……

    “主子,您刚才给裴小姐的东西不完全。”

    夜不知从哪个角落出现在尤咬的身后,提醒道。

    “这叫缺陷美,懂不?!”尤咬眯着眼慵懒的摇着头,“只不过前面少了四页,后面少了四页而已,让她自己猜故事开头和结局,才更好玩儿嘛!”

    “是。”夜被主子的说辞弄得差点吐血,什么叫少了几页而已?少的那几页才是关键好不?现在裴小姐拿到的这本,完全只是没营养的爱情故事,有什么价值?!真不明白主子在想什么……

    “总该让他们尝尝绝望和后悔的滋味儿,要不然,怎么对得起小猫儿受的苦?”

    尤咬淡淡的对着窗外呢喃,嘴角绽放一个妖冶的弧度。

    夜听了,心里一凛。原来,主子是想为裴小姐报仇,一时间,不禁为主子不值,爱上了这样一个女人,对主子来说,也不知道幸还是不幸!

    “收起你那些无用的心思,我还不需要你同情!”尤咬倏地目光一凛,慵懒的视线突然变幻,如同刀子一般朝他扎来,死亡的气息瞬间笼罩全身,夜禁不住后退一步,赶紧低头敛神,慑于主子的强大杀气,不敢再造次。

    “家里如何了?”见夜乖巧立于一旁,尤咬的气势一收,重新变得慵懒闲适。

    “还有三天便是本届的晋级武比,您该回去主持了!”

    “嗯,我们先回去吧,一会儿把小东西送过去,该让他尝尝杀场的气氛了!”

    “是!”

    两个不走寻常路的非人类,瞬间消失在三楼的房间,只剩下窗帘微微的无风自动。

    ……

    贺炎彬讶异的看向拦在车前的女人。

    “你想干什么?”

    嘴角扯开冰冷的弧度,嘲讽的看向她。

    白露苍白着脸,僵硬的朝他笑了一下,“我想和你谈谈,可以吗?”

    贺炎彬嘴角的意味儿莫名,她可从没有在自己面前用过祈求的语气,怎么了?活不下去了,所以又想到他了?

    “上车吧!”

    他淡淡地开口,不是对她有眷恋,而是想仔细的欣赏一下她卑微的挣扎。

    白露闻言一喜,就知道贺炎彬不会丢下她不管的,他跟自己离婚后没有再婚,不就是等着这一天吗?

    她主动回来了,以后都留在他身边,只要他替自己报仇就好!

    车子在咖啡店停下,贺炎彬没有要包厢。

    “炎彬,我们坐在外面不好吧?!”白露看看左右的人群,这样的公众场合,他们怎么好说话?!

    “没什么不好的,我现在喜欢喝咖啡的时候看窗外的街景。”

    贺炎彬语气淡然,听不出热情冷淡。

    不等白露再说什么,他已经在窗边的位置坐定。四周好奇的视线投射而来,白露只好走过去,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

    “你现在的喜好真的变了很多。”

    她试着说话,想要缓和两人之间的气氛。

    “人总是要改变的,不断地探索新的东西,也能发现奥妙无穷。”

    咖啡还没上,贺炎彬喝了一口白水,视线看向窗外,他逆光而坐,脸上的表情不甚清晰。

    “新的东西虽然新鲜,可毕竟不及原来的熟悉契合。”白露见他愿意与自己说话,提着的心立即放下一半。

    贺炎彬当听不懂她的暗示,但笑不语。

    她盯着他含笑的面容,心里暗自欣喜起来,早知道这样容易,她早该回头来找他的!

    “炎彬,你近来过的还好吗?”

    “你看见了,还不错!”贺炎彬耸耸肩,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白露低下头,就着玻璃杯喝了口水,幽幽的说道:“对不起!”

    “怎么这样说?”

    贺炎彬心里觉得好笑,但面上还是配合着白露的表演。

    “以前我年纪小,很不懂事,做了许多错事,尤其对不起你,还有我们的宝宝……”说着,白露感触地流下两行清泪,两只眼睛红了一圈,泪水偏偏含在眼眶中,水汪汪的,欲落未落。

    贺炎彬没有说话,但脸色沉了下来。

    白露以为贺炎彬触景生情,立即抬手拭去泪水,徒留下红润的眼睛,撇过头去。

    “我真的很混帐,现在才知道,只有你,才是真正对我好的人。以前我被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蒙住了眼,看不见你的好……炎彬,真的很对不起!”

    她的言辞恳切,肩部微微的颤动,侧脸在发丝的掩映下,梨花带雨的美感效果达到了百分之百。

    贺炎彬突然没了兴致,没有搭话,缄默的看着她。

    “炎彬,我真的不是故意那么做的……因为你一直那么好,一直在我身边,才让我的感情忽略了我的最爱……直到我们分开,我才恍然,原来我爱的一直都是你。想要找你,又怕你不想见我,炎彬……呜呜……”

    白露捂着脸嘤嘤的哭了起来,颤抖的双肩,脆弱悔恨的声音,足以打动任何一个铁石心肠。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